1. <button id="gkyhx"><acronym id="gkyhx"></acronym></button>
      1. <progress id="gkyhx"></progress>

      2. 董其昌與《葑涇訪古圖》

        時間:2013-9-21 12:00:20 作者:未知 來源:網絡轉載 查看:111
        內容摘要:   董其昌(1555—1636),明代著名畫家、書法家。字玄宰,號思白、香光居士,華亭(今上海松江)人。他二十幾歲時在陸樹聲家當私塾教師,結識了一幫文人朋友,以及書畫收藏家顧正誼、莫是龍,開始學習書畫創作和鑒賞。長于山水,注重師法傳統,題材變化較少,但筆墨造詣很高。所畫山川樹石,墨色分明,用筆柔中有剛,拙中帶秀,清雋雅逸,以平淡天真取勝。




        董其昌《葑涇訪古圖》
         

          董其昌(1555—1636),明代著名畫家、書法家。字玄宰,號思白、香光居士,華亭(今上海松江)人。他二十幾歲時在陸樹聲家當私塾教師,結識了一幫文人朋友,以及書畫收藏家顧正誼、莫是龍,開始學習書畫創作和鑒賞。長于山水,注重師法傳統,題材變化較少,但筆墨造詣很高。所畫山川樹石,墨色分明,用筆柔中有剛,拙中帶秀,清雋雅逸,以平淡天真取勝。

          萬歷十七年(1589),34歲的董其昌考中進士,開始了他此后幾十年的仕途生涯。不過他對政治異常敏感,一有風波就辭官回家,所以有幾次反復的起用。他越是辭得堅決,名氣也就越大。

          也可能是因為他看到明朝的腐敗已經難以收拾,所以心思都不在當官上,專心于書畫創作。他通過收藏家親眼看到過大量的古代作品,加上自己也頗有天分,因此他在書畫創作和批評方面的影響都很大。受當時風氣的影響,他也推崇元代的畫家,看不起南宋的繪畫。他以佛家禪宗喻畫,提出一套所謂的“南北宗論”來為自己的創作確立方向。每個墨點都有生命,當時學習繪畫的主要方法就是臨摹前人作品,董其昌也不例外,他甚至認為臨摹才是****正確的學習方法。當然在臨摹一段時間后,畫家也還是可以確立自己的風格的。董其昌學習的對象主要是王維、董源、巨然以及他自己提出的元代四大家: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鎮。他早年的作品比較少見,《葑涇訪古圖》被認為是他開始有自己風格的成熟期作品。

          這件作品的左上角有董其昌自己的跋語:“壬寅首春,董玄宰寫。”壬寅是萬歷三十年(1602),董其昌48歲。跋語旁邊有補注:“時同顧侍御自樵李歸,阻雨葑涇,檢古人名跡,興至輒為此圖。”樵李指嘉興,是項元汴的故鄉。雖然項元汴已經去世12年了,但他的后輩和董其昌關系還很好。

          董其昌的山水畫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和真實的景物差別很大,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帶有一定程度的抽象性。雖然我們可以在這幅畫上看到樹木、房子、石頭、山嶺,但這些跟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樣。畫面上的形象都是董其昌隨意安排的,沒有什么生活的依據,僅僅是為了滿足構圖的需要而已。董其昌這種平面化的手法要求我們像讀書一樣從一個地方讀到另一個地方——就這幅畫而言,要從下往上讀。這樣,董其昌就把時間的因素也引入到繪畫的欣賞上來。

          一般認為,董其昌是在畫面上追求一種“禪”的意境,即一種寂寞虛空的境界。他的畫跟倪瓚一樣,很少畫人,因為沒有人的畫面更能體現這種意境。盡管如此,山體的組織還是有規律的。按照董其昌的說法,山勢要連起來,不能斷。畫面上的墨很淡,用筆也很輕柔。讀者可能需要一定的努力,才能發現在這種靜謐死寂的表面下其實是一個生機勃勃的世界。這里的生機勃勃不是指畫面意境而言的,而是指他的筆法很活:每一根線條、每一個墨點似乎都有生命。

        相關評論
        評論者:      驗證碼:
        草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