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gkyhx"><acronym id="gkyhx"></acronym></button>
      1. <progress id="gkyhx"></progress>

      2. “尤倫斯”之后:藝術生態大變革來臨

        時間:2016-7-20 15:27:05 作者:未知 來源:網絡轉載 查看:93
        內容摘要:   這是一個藝術生態發生極大變革的時代,無論曾經有多么輝煌,每一個美術機構都必須及時做出策略結構上的應對,同時敏銳把握那些****的信息變化,才可能做到健康的成長! 〔痪弥,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尋求接盤的消息得到證實,此事在業界引起了較大的關...

          這是一個藝術生態發生極大變革的時代,無論曾經有多么輝煌,每一個美術機構都必須及時做出策略結構上的應對,同時敏銳把握那些****的信息變化,才可能做到健康的成長。

          不久之前,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UCCA”尋求接盤的消息得到證實,此事在業界引起了較大的關注和熱烈的討論,人們一方面回顧收藏家尤倫斯和尤倫斯中心、尤倫斯基金會對中國現當代藝術發展所做出的特殊貢獻,在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是“啟蒙”的貢獻;另一方面,討論也大量涉及收藏家個人和藝術中心發展個案中的經營理念、經營模式乃至當下藝術市場發展中的種種成敗得失;甚至,有些專家在一些討論場合中提出了“后尤倫斯時代”:在“尤倫斯”這樣有資歷的國外藝術收藏對于中國當代藝術尋求“接盤”的****,中國當代藝術的經營者們當何為?“后尤倫斯”的社會文化發展,對于當代藝術來說,是問題還是機遇?

          其實,是否“后尤倫斯時代”絕不僅僅以一個特定收藏家的品位而或某個藝術機構的變遷為判定標志;換句話說,在尤倫斯尋求易主之前,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中國的當代藝術乃至整個當代社會文化格局已經在逐漸改變。

          “尤倫斯”在中國現當代藝術萌芽發展的“弱勢”階段,它****是一面“旗幟”。20世紀80年代,在中國的藝術家剛剛打開面向整個現當代世界的眼界,但中國的藝術公眾對于當代藝術的認識仍相當膚淺的情勢下,來自海外的熟悉當代藝術規律的收藏家和藝術機構的關注和承認,對于年輕稚嫩的中國當代藝術來說,是一種極為重要的鼓舞。“尤倫斯”們以一種藝術機構的形式在國內的出現較為晚近,但海外藝術收藏對于中國當代藝術啟蒙階段的意義,卻從改革開放之初就早已顯現。

          2007年UCCA在北京開館,但這時的尤倫斯在開啟一個階段的同時,其實業已面對著一個時代的尾聲:生活在20世紀80年代、90年代甚至21世紀初的中國藝術家和藝術公眾,他們都在不同程度上面對著資訊不暢的困境;只是在**近十幾年中,中國的美術教育才開始關注到現當代藝術的內容,中國的當代藝術創作才逐漸擺脫較為粗放的圖式模仿而更多地關注心靈關注文化,中國的當代藝術贊助、藝術市場和藝術批評才逐漸向多元化的方面成長——人們眼中的“藝術”,由“文玩古董”轉向更為寬廣的理解,這一切的文化視野的轉變,恰恰都在這**近十幾年間漸次發生。

          在這個意義上,代表一個時代的藝術收藏和藝術興趣必然需要更新,所有藝術人,也必然需要對此做出自己的分析和應對。不論是大陸還是海外,不論是創作者、贊助人還是一般公眾,更不論某個藝術機構是公立還是私營,是打算創收還是純粹服務公益,他們面對的,都是一個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重大變化的藝術視野。剛剛走出啟蒙階段的中國當代藝術,正隨同全世界一起面對著一個高度信息化的新興媒介的時代,這個時代從根本上逐漸改變了眼睛與觀看的關系,改變了人們視覺的習慣。那么,這種習慣的改變會對藝術創作、藝術理解、藝術展示、藝術營運等產生怎樣的影響?這的確充滿著各種挑戰和機遇。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尤倫斯”的意義也早已不同。因為一個展覽空間的展示、一次藝術機構的認定對于藝術的作用也正在逐漸改變。在一個視覺文化極大變遷的時代,我們正迎來更多的探索者和弄潮者,在這樣的情勢下,對于具體的一個藝術事件,其實無庸過度放大、過度感喟。

          無論如何,在和平發展的當下中國,在新媒體信息空前發展的當下中國,有關藝術的活動在增加,有關藝術的關注也在極大增加。這是在尤倫斯之后每一個“尤倫斯”謀求發展的現實機遇;但是,我們的時代同時又是一個藝術生態發生極大變革的時代,每一個美術機構都必須及時做出策略結構上的應對,同時敏銳把握那些****的信息變化,才可能做到健康的成長。在這樣一座藝術的庭園中,鮮花總是不斷盛放,但不論你有多么絢麗的往昔,你總需要繼續做更多的努力,下一季才會更加絢麗。

        相關評論
        評論者:      驗證碼:
        草莓视频